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思斋

圈子已满,各位抱歉啦!

 
 
 

日志

 
 

(微型小说)罪恶的味道  

2009-12-03 23:19:05|  分类: 微型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往昔,有千万重剪影,重叠在眼前伸展。慢慢的也就成了一桩不能忘却的旧事,在岁月的慢火炆烧小火炖煮的熬炼下,终于端出炉灶,供食客们慢慢品尝,咀嚼那丝厚重的味儿萦绕舌尖,穿肠挂肚。有些事情不是时间的熬磨能够带走的,相反在岁月的印记里它刻下的是深且无底的印痕,那道深深地印记折磨你敏感而幼嫩的味觉,从而触动神经,把那种触动一阵阵的带入你大脑深处植入你的心底。

这种感觉并不一定美妙而多半是烧过头了的劣等食物,但有时候也也极有可能是一道上等的美食,只是它的后味太沉重太沉重,以至于你不一定能把它细细咀嚼慢慢品味,有时只是囫囵吞下以求心安。

 

就是这样,她带着一汪银碎的月光,款款走入我的生活,她坐在我面前,点起一支烟,一圈一圈的烟丝儿萦绕在我的鼻尖,我的嗅觉然后是我的整个身体都被这飘舞的怪圈笼罩起来,像笼子里安静的动物,失去了抵抗任人宰割。

“说吧!什么重要的事非得把我约到这种不上档次的小餐馆里!”她低垂着桃红色的眼皮,亮亮的粉儿随着灵性的睫毛跳跃着,挑逗着我的每一根神经。低开口的毛衣里跳出的白色丰满的肌肤此时闪动着女性的灵光,这种灵光此刻就像是一剂毒药,即使是我这样的女人也会因此惭愧羞涩。

“你是我的姐姐。难道我就不能约你出来见个面?”我细声细气的讨好她。从小,我就是个乖巧温顺的女孩,从来不忤逆家长,在姐姐面前也低眉顺眼。但是所有的一切还是很糟糕,姐姐比我漂亮,她不用功学习成绩也可以在班里拔尖,身边永远围绕着一堆男生。有的男生开玩笑的对我说:“你真是她妹妹吗?怎么一点儿也不像啊!”我没有姐姐那样高挑的身材,没有姐姐那绰约的身姿,没有姐姐水汪汪的杏眼,没有姐姐那样挺直小巧的鼻子,没有姐姐那样细长的眉毛。对啊,我太不像姐姐了,这样的我竟然是她的妹妹,多么不可思议啊!姐姐虽然很调皮也很叛逆,但是爸妈都向着她都依着她却对我很冷淡。难道长的丑陋是我的罪孽吗?我到了18岁的年纪才从父母那里听到了实话:我不是他们的孩子。我只是一个被抛弃在医院的孤儿,因为妈妈那时是护士,看着我实在可怜才把我捡了回去。我把听到的一切埋藏在心底,但天知道我始终隐忍的痛苦居然发了芽开了花还伺机夺取营养。凭什么,我做了那么多努力,我那么听话,为什么我还是被人抛弃!所以我把姐姐约到了这家冷清衰败的餐馆,我要杀死姐姐!没有了她,我就可以被爸妈疼,被周围的人重视!是这个人把我的一切给夺走了,我要她还回来!

 

我乖巧地给姐姐倒她最爱的红酒,酒里下了毒,毒性不会很快发作,但是明早一定会有人看见一具美丽的尸体横躺在床上。姐姐不假思索地一饮而尽,聚起的眉峰微微展开,双颊上开始绽开红晕,双眼里迸发出耀眼的光辉。我很仔细的看着她,因为明天我就再也见不到这张吸引了众多人注目的美丽精致的脸廓了。但是我猛然发现,她的眼神混沌起来,鼻翼开始紧张的蓊合,嘴角神经质的抽动着,然后在我面前向后摔去,椅子的巨大声响惊动了整个餐馆的人,我大声惊叫着,拼命去拿包里的手机,拨通了最近的医院的号码。

姐姐在去医院的路上就不治身亡,天知道我亲手放的毒药怎么会那么快就产生了效果,我慌了,没有时间去做善后工作,很快就会发现凶手就是我这个百依百顺的好妹妹,明天我就会以一个凶手的身份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一切如我所料,警察以极快的速度调查出了红酒杯里残留的毒药成分并逮捕了我,我交待了所有具体经过,安心的等待着听候法院审判的日期。然而,过了两天,我却被一位警察叫了出来并宣布我无罪可以出狱,我愣了,反复强调着人是我杀的,确实是我!警察不耐烦的摇摇手,我就这样糊糊涂涂的走出了监狱的大门,抬眼望去,正午的阳光猛烈凶狠,刺的我睁不开眼。

有人告诉我,真正杀害我姐姐的是一个叫做胡江的男人,他爱慕着姐姐,求爱不成后想双双赴死,便打电话叫姐姐出来说是吃散伙饭,姐姐轻松的答应了,没想到这却是一餐黄泉饭。一桌山珍海味很快囫囵入肚,菜里下的居然和我的是同一种毒。晚上与我同餐时,药效发作而亡,而我的药性检测出来却是假药,吃下去对人体无害。经过多次询查警察无法发现我有作案动机,因为所有人对我的评价都是胆小如鼠顺从听话,没有人会想到我是凶手。这些有利的口供致使我平安的存活下来。

我把姐姐的照片存在阁楼的黑皮箱里,放在阴暗的角落里,再也不打算拿出来翻看。这些都过去了,会像一缕青烟飘散溶入空气里最后被各种气体稀释消失再也不存在。但是真的会不存在吗?我不知道,因为二十年过去了,我还是经常打开那只黑皮箱翻开姐姐的照片,细细地端详姐姐美丽的容颜。

姐姐确实是我杀死的,这个愚蠢的胡江,我窥探到了他写在笔记本里的杀人计划,他的药早已被我伺机调包。我的栽赃嫁祸之策简直是精妙之极。这个可怜的人现在已经和他心爱的女人下了地狱而我还可以继续苟活着。有时候也很羡慕他们,活着并非是轻松的事情。

不知道这是一道如何的食物,虽然难以下咽,却成为了我久久难忘的滋味。这种味道可能就叫做罪恶。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